????萧苓微漫步在六房的院子中,看着熟悉的一草一木,却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。

????萧凌风三兄弟陪在她身边,直到走进正房,看见熟悉的摆设和感受到清冷的气息,萧苓微讶然:“正房没住人吗?”

????爹娘去世了,按照道理,大哥和大嫂是六房主事之人,应该住进正房才是。

????但看这个布置,分明没有人住,只是保持着里面的整洁而已。

????萧凌风面露悲伤:“我想保持从前的样子,就好像爹娘还在一般。”

????此言一出,屋中一片寂静,四人周身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悲伤。

????从前那些欢乐吵闹的画面在他们眼前闪过,令他们悲痛不已。

????“微微,你还怪我和你二哥吗?”

????良久之后,萧凌风弱弱地问出口,他一直都很自责,没能救下爹娘,也没能护住唯一的妹妹。

????萧苓微逼退眼中的泪水,弯了弯嘴角:“怎么会?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和二哥,当时那个情形,你们没有做错。

????“我知道你们只是表面听从命令来抓我,实则是找机会放我离开。

????“你们对我一如既往,我对你们,也是一样的。”

????望着她的笑脸,四人终于如释重负,相视而笑,又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亲密无间的兄妹关系。

????说了一会儿话,萧苓微起身说道:“我还有事,就不在府中用晚膳了。”

????萧凌风连忙站起来,问道:“那你晚上还回萧府吗?”

????萧苓微顿了一下,说道:“不了,我在南城有座别院,我住那,大哥和二哥以后有事也可去那里找我。”

????然后说了一个地址。

????萧凌辉慢腾腾地跟上去:“我跟你去。”

????萧苓微讶然:“你不住萧府?”

????“萧府哪有你的别院住着自在。”萧凌辉冲她挑眉:“小妹,你该不会嫌弃我吧?额,我可以交房钱的。”

????说着摸了摸荷包,瘪瘪的,他脸上闪过一丝窘迫,低声说道:“还是做工抵房钱吧。”

????萧苓微莞尔:“你我兄妹还要交什么房钱?我的房子就是你的房子。”

????萧凌辉喜笑颜开:“就等你这句话呢。”

????两人笑骂着离开了萧府。

????一刻钟后,萧老太爷得知消息,本想叫萧凌风过来训斥一顿,好好的人都留不住,还能做什么大事?

????萧大老爷劝道:“爹,今时不同往日,公主想去哪儿,我们管不着,也不能惹她生气。”

????萧老太爷一听顿时就歇了心思,还派人送了好些东西到六房。

????别院早就收拾干净,萧苓微到了别院之后,就吩咐吕勉:“将消息散布出去...”

????--------------

????第二天,不知从哪里刮起的风,京城的人到处都在谈论一件事。

????“你听说了吗?当今皇帝不是真正的皇室血脉,是假冒的。”

????“怎么回事?当初不是经过宗室确认了吗?怎么会是假的?这也太儿戏了吧?”

????“可不是呢,听说惠仁太子的小儿子早就死了,惠仁太子一脉没有血脉存活,现在这个是假的。”

????“天呐,还有这种事,胆子也太大了吧?居然敢冒充皇室血脉,还堂而皇之地坐在龙椅上。”

????“嘘,小声点,别让人听见了,小心惹祸上身。”

????......

????流言日嚣尘上,很快就传进了皇帝的耳朵里。

????黎震霄将御案上的东西大力扫了出去,大吼:“是谁在造谣?给朕查,谁再议论,格杀勿论。”

????虽然格杀令能禁止人们高声谈论,但禁止不了人们私下议论,以及深埋在心中的疑惑。

????在流言和禁言令出来之后,朝堂上的气氛也很诡异,比之往日,安静很多,百官似乎不愿意上奏言谈国事。且每每上朝,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打量黎震霄。

????起初,百官还只是偷偷地窥探,到后来,上升至光明正大地看,看得黎震霄火冒三丈,发了好几次火。

????不只如此,皇宫中私下议论的人也很多,每每皇帝经过,四周就寂静一片,但隐藏在眼神之下的暗潮四处涌动,无法禁止。

????黎震霄忍了几天,实在忍不下去,将负责追查谣言的索猛叫过来骂了一顿。

????索猛心中憋屈,这件事一看就是永嘉公主搞出来的,但他没有证据,拿永嘉公主没有办法。

????黎震霄心知肚明,所以才更窝火,直骂得口干舌燥才停下来,端起茶杯就灌了一口。

????黎玄踏进大殿,走到黎震霄跟前,行礼:“父皇,我刚得知一个消息,萧苓微找到了当年伺候惠仁太子小儿子的仆人,刘帆,正在来京城的路上。”

????说完,黎玄不动声色地观察黎震霄的神色,见他脸色僵了一下,随即掩饰内心的惊愕,装作平淡地说道:“是吗?那正好可以平息近日的谣言。”

????刘帆的儿子在他手中,还怕他会乱说?

????黎震霄越想越镇定。

????黎玄见目的已经达成,就告退了。

????出了大殿,又碰见了黎勇。

????黎勇拦住黎玄,冷冷道:“枉你身为父皇的儿子,明知道谣言是萧苓微散布的,你却不知道为父皇分忧。”

????黎玄心下冷笑,“那大哥你来告诉我,该怎么为父皇分忧?”

????“当然是杀了萧苓微,她死了,谣言自然就消失了。”黎勇一副理所应当的神情。

????黎玄禁不住嘲讽他:“大哥还真是天真,你真以为萧苓微死了之后,就不会有人怀疑了吗?”

????假的就是假的。

????竟敢嘲笑他?

????黎勇上前一步,一把揪住黎玄的衣襟,目露凶光:“本宫是太子,你小小一个庶子,竟敢如此跟本宫说话?

????“你信不信,就算是本宫现在杀了你,父皇也不会惩罚本宫。”

????黎玄冷嗤一声,抬手抓住他的手腕,用力一扭,衣襟就从他的手中脱离。

????“我信不信不重要,不过,太子殿下尽管一试。”黎玄放开他的手,不闪不避地与他对视,眸中毫无畏惧。

????黎勇握了握拳,手腕传来痛感,他又松开了拳头,余光往殿门瞥了一眼,终是压下了心中的杀意。

????“你们师兄妹感情真好,瞧着她对你也不设防,四弟何不趁机杀了萧苓微?”

????黎勇突然露出亲切的笑来:“若是四弟帮父皇解决了萧苓微这个大麻烦,太子之位,我也是能让给你的。”

????黎玄惊讶,在瞥见殿门口露出的一截明黄色衣角后,心中明白过来,他整理了一下衣袖,淡淡说道:“大哥应该知道萧苓微武功高强,京城之中无人能敌吧?

????“自从她爹娘死后,她就一直很警惕,就算是我,也无法接近她。

????“大哥一向能力突出,大可去试一试,为父皇分忧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三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anheshuo.com/11_88596/50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