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武陵山,同路哦。”苏荼咯咯娇笑道。

????圆脸少女恨不得掉头就走,好个没羞没臊的表姐。谷梁泪莞尔,看了一眼妒火中烧的严知非,朗声笑道:“好啊,那就同路吧。”

????袁姓男子面带轻笑,没有多言,这个读书郎有点迂腐,不过不讨人厌,这一路上该是不寂寞了。

????众人动身启程,谁也没有再提及方才那群地痞恶霸,世间素有不平事,以剑平之,可惜不平的事多了,一把剑又怎么够。谷梁泪回望西北,他在卓城,不知道一把剑可还够用。

????就在谷梁泪念着李落的时候,李落也在想着谷梁泪,不知道此时此刻,她们走到哪里了。

????宫门越来越近,抬头望去,宫墙上禁军将士雪亮的甲胄和森寒刺眼的长矛弓弩清晰可辨,几乎能从亮如镜面的兵刃上看见倒影着的城下诸人。

????百丈的距离,本不远,走的却宛如隔世。米苍穹像一匹没了牙齿的老马,苟延残喘。

????终于到了宫门前,常公公小心翼翼的吐了一口气,神色却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。米苍穹瞥了眼常公公,漠然说道:“走个宫门,咱家都没喘气,你怎么还喘上了?”

????常公公尴尬一笑,作势擦了擦额头细汗,笑道:“天热,比不得米公公内力高深,见笑了。”

????米苍穹漠然一笑,转过头没有吭声。就在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米苍穹和常公公猛然回首望去,神色各异,分外古怪。

????李落身子一顿,没有回头,不过却似被马蹄声惊醒,嘴角浮现出一个不易觉察的轻笑,就听身后有人高声叫道:“九哥,等等我!”

????李落缓缓转身,一骑绝尘而至,身后还有十余骑佩戴兵刃的彪悍护卫武士,众星捧月的那人正是晋王李玄悯。

????李玄悯一身戎装,佩剑携弓,直勾勾盯着李落,满脸笑意,丝毫没有在意米苍穹和常公公脸上诧异不解的神情,纵马到了李落身前,不等战马停蹄就飞身跃了下来,笑道:“九哥,有好东西给你看。”

????“哦,是什么?”

????“哈哈,今个我和七哥出城打猎,你猜我打到什么了?”

????“这我怎么能猜得出来。”

????李玄悯神秘至极的从披风里摘下一只鹿皮袋子,大笑道:“千年隼,哈哈,怎么样九哥,十弟厉害吧。”李玄悯得意洋洋的举着袋子晃了晃。

????李落哑然失笑,点头赞道:“了不起!”

????“嘿嘿,今天运气好,没想到在卓城城外竟然能遇见这么罕见的飞禽。”

????“千年隼十年也难得一见,你这运气是真好,怎么,这是打算送给父皇讨赏?”李落打趣道。

????李玄悯俊脸一红,嘿嘿一笑道:“就知道瞒不过九哥的眼睛,父皇操劳,身子骨得调养着,这只千年隼我正打算送去御膳房让他们给父皇煲汤调养身子呢,刚巧遇见九哥,你也去宫里,一起走吧,赶明我再打一只送九哥。”

????“大言不惭,你当千年隼是路边的麻雀,想打就能打得着。”李落莞尔笑道。

????“那可不好说,兴许真能碰上呢。”李玄悯说话间这才正眼瞅了瞅米苍穹和常公公,扬了扬下巴,就算打过招呼了。

????常公公连忙说道:“十殿下,皇上困倦,今个怕是不便见客,这只千年隼小人送去御膳房就好……”

????“放屁!”李玄悯一瞪眼,喝道,“本王是皇上亲儿子,怎么还成客了?再说了,你们这架势不是宣旨召我九哥入宫的么,父皇见我九哥行,见我就不行,怎么着,怕我去父皇膝下尽孝?”

????“奴才不敢。”常公公大吃一惊,忙不倏弯腰赔礼道。

????“谅你也不敢。”李玄悯冷哼一身,凑到李落身边,笑道,“父皇偏心,许九哥宫前不下马,今个借九哥的光,让我也试试纵马入宫的滋味。”

????李落哈哈一笑,道:“这有何难,一起入宫便是。”

????米苍穹嘴角浮现出一个隐晦的快意笑容,尖声道:“如此就请两位殿下入宫吧,莫要让皇上久等了。”

????常公公极快的看了左右一眼,心一横,没有再阻拦。

????“九哥等等。”

????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七哥也要进宫,稍后就来,咱们等他一会。”李玄悯拉着李落不让走,常公公唇齿发苦,脸色很是难看,来了一个晋王殿下,没想到还要再来一个英王。

????李玄悯一脸坏笑道:“今个出城打猎,这只千年隼被七哥的猎鹰追的走投无路,没想到最后还是便宜了我,嘿嘿,哈哈。”

????李落忍俊不禁,不知道该说李玄悯的运气好,还是李玄慈的运气差。

????众人没等多久,远远看见李玄慈策马而来,也是一身戎装,佩剑携弓。到了近处,李玄慈冲李落扬了扬下颚,问道:“九弟也进宫?”

????“嗯,皇上传旨召我入宫。”

????“正好,我也有事要见父皇。”说罢,李玄慈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憋着笑的李玄悯,冷哼一声道,“出息。”

????李玄悯哈哈大笑,道:“七哥,说好了谁打到归谁。”

????李玄慈只当作没听到,看着李落和声说道:“走吧,让这小子自己乐去。”

????李玄悯终究还是没能策马入宫,李落和李玄慈缓步而行,李玄悯撇了撇嘴,将战马交给一旁晋王府侍卫,快跑几步,三人并肩而行,李玄慈居中,李落和李玄悯一左一右,谈笑自若,穿皇城城门而入。

????常公公脸色数变,阴晴不定,米苍穹冷冷一笑,看也没看常公公一眼,急赶几步,亦步亦趋的跟在三位殿下身后。

????入夏以来,卓城的雨水不算多,没想到谷梁泪几人刚出卓州,这淅淅沥沥的雨就下了个没停。这场雨不算大,但连绵不绝,眼看着没个十天半月不会歇,刚瞧着天角有点微微透亮的意思,没来由的一场奇奇怪怪的大风过后,这天色就又阴了。

????好在甘琦买了两架马车,一路上还有个避雨的地方。这雨若是下的再大点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三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anheshuo.com/8_794/1711/